百叶窗图片载入中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常见问答
资讯分类
联系我们

深圳深亚能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深圳市光明新区长凤路红坳村金环宇科技园2栋

联系人:王小姐

          13691883272

电话:  0755-81798656

                    23405200    

邮箱: syn@synhb.com

 

 

  • 常见问答

北京开治霾单笔最高罚单 被罚企业称搬迁难度大

发布日期:2015-10-27 15:31:45

   新华能源5月13日电 “如果要搬迁,怎么也得二三十亿元,我们又没法融资,这对我们企业来说,压力的确太大了。”当接受新华网能源频道采访时,陈宁发出这样的感慨。

        十五分钟之前,陈宁所在的北京巴布科克·威尔科克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巴威公司)接到北京市环境监察总队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在这份编号为“京环保监察罚字〔2014〕111号”的处罚书中,北京环保局决定“责令北京巴威公司停止违法行为,处以30万元罚款。”

        这并不是北京巴威公司第一次接到这样的处罚决定,但凭借30万元的罚款,北京巴威公司却意外地得到了一个头衔——“《北京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实施以来的单笔最大罚单”。

        也正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之下,当再次听到“污染企业可以考虑搬迁”之时,主管北京巴威公司环境与安全的陈宁发出文章开头的那几句无奈之言。

 

《大气条例》实施以来单笔最大罚单

 

         5月12日,北京市环境监察总队向北京巴威公司正式送达行政处罚决定书,处罚金额30万元。这是《大气条例》实施以来的单笔最大罚单。此前,北京开出的单笔最高罚款为对北京某热力有限公司的20万元环保处罚。

        位于北京石景山区的北京巴威公司,主要生产电站锅炉,生产过程中会对各种工件进行刷漆作业,全年防锈漆使用量约100吨。

        3月19日,北京市环境监察总队执法人员在对北京巴威公司进行现场检查时发现,该单位在厂区内进行大面积露天刷漆作业,刷漆过程中产生的含挥发性有机物废气未经任何处理,直接排放至大气环境。执法人员当场责令该单位停止违法行为,并立案开展调查。经调查,该单位露天刷漆面积约50万平方米,刷漆工艺露天进行,无有效防护措施,严重影响了周围环境。

       “他们喷漆,会有空气污染,此外还有粉尘。我们接到过群众投诉,这些投诉里,不仅包括周边居民甚至还有这家公司内部企业员工自己的举报,因为员工宿舍就在这附近。”北京市环境监察总队调研员晏向阳表示,“一直让他们改,他们总是犹犹豫豫的。”

        北京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该公司虽计划建设密闭的油漆车间,但工作进度一直缓慢。鉴于该单位没有采取有效防护措施长期大面积进行露天刷漆,且屡次违法,情节恶劣严重,最终依据3月1日起实施的《大气条例》做出前述处罚决定。

        事实上,北京巴威公司一直是环保重点监管对象。针对同样的违法行为,北京环境监察总队曾先后于2012、2013年对该单位进行了行政处罚,分别处以了4万元罚款。

 

“我们也想搬迁,可是没钱”

 

        沿长安街一路西行,距离天安门19公里处,门口标识着“石景山路36号”的那家工厂就是被罚的北京巴威公司。

        有些褪色的鎏金中英文厂名高高地镶嵌于拱门最上处;大门上贴的大理石板已没有了原本的光泽;被粉刷过无数遍的砖砌厂房里,最显眼的位置挂着各类“达标”、“精心”等多种生产标语;车间里传出各种分贝和频率的生产噪音;空旷的露天水泥地上被油漆染成浓重的暗红色;当然,还有穿着工服、戴着工帽和口罩的工人或者各种装卸车辆从你身旁经过。与工厂之外的世界相比,这里,俨然是一座上世纪大型工业企业的样子。

        根据公开资料,北京巴威公司的前身是1951年建厂的北京锅炉厂。上世纪八十年代,中美合资组建了现在的北京巴威公司。

        “现在的环保标准只会是越来越高。像这种(污染型)企业再在北京兴建是绝对不可能的,搬迁改造或许还有一点可能。你们可以再商量商量。”对于多年来一直存在环境违法问题的北京巴威公司,晏向阳给出了自己的建议,“首先,开发区远离居民区,环境污染的影响较小;其次,开发区一般位于下风向,污染不会向市区扩散。”

        晏向阳建议下的“搬迁”,并非没有前例。2005年,距离北京巴威公司仅2公里的首都钢铁,出于环保和城市发展考虑,最终陆续搬迁至河北曹妃甸。

        实际上,早在2008年的时候,因为自身工厂生产设备老旧,需要更新,以及北京“首都功能”定位对环保的要求的提高,北京巴威公司也曾试图进行过搬迁。

      “我们也想搬迁。没钱,真的是没钱。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出台了一系列(环保)措施,那时候,我们就曾做过搬迁的前期的准备工作。我们去过固安、天津、青岛、烟台还有曹妃甸。仅仅是实地考察、找设计院做规划等,就花费了200多万。”而之所以时隔这么多年还一直没能搬迁,在陈宁看来,是因为企业搬迁所需的二、三十亿,甚至三、四十亿元并非一个小数目,“如果有资金的话,我们的搬迁步伐会加快的。”

        相比起陈宁所无奈的“二三十亿元的搬迁费”,有一组可以对比的数据是:北京巴威公司“去年的环保投入在300万到500万元,今年到目前为止大概是在1300万到1500万元。”这或许也就是6年来,北京巴威公司迟迟没有搬迁的原因。

        不过除了搬迁资金上的担心和无奈,陈宁现在还有一个顾虑:即便是现在有搬迁资金了,但是当初去考察过的那些地方,还会和当年那样有意向接收他们这样的单位吗?(信夫)

本文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上一篇了 下一篇:广州提出大气治理目标 2016年底前PM2.5达省..